• 俯仰之间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9-23 14:50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  俯,仰,正如拿起与放下。
      
      秋叶枯黄,便造就了一幅惨痛的风光,总有一种魅力让人深陷其间,就是拿起。大约就是阳光中带着忧伤和徘徊,又似乎是那些难以舍弃的芳华故事,或许还夹杂着富丽中透露着沧桑的陈旧爱情。一片秋叶,不只叶落知秋,还有许多遥想。
      
      可是,看得清看得见是一个层次,是人与物资生了共识和联络。仅仅,更需求的是以另一个视角看人与物,细细领会,心里清楚,漠然处之,而非堕入某种情感纠结徘徊,就是放下。正如山泉叮咚,小桥流水,黄叶飘飞,院子深深深几何,忧伤或孤单,而我,仅仅个路人,红尘中的一个看客算了。放下,另一层意义是毫不介意。拿的起放的下叫做举重若轻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****,劳其筋骨,经历过,有过翻云覆雨的感触,而能安然的看着悠悠往事,漠然安静,或许说毫不介意,如此就是放下,俯仰之间,拿的起放的下。
      
      俯,仰,敌对却调和。
      
      有诗云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这可算是对一种事物钟情到极致,不可否认,这是对情感的执着,正如海枯石烂这样的誓词。可是,如此,一旦没有“沧海”,便只剩下惆怅和徘徊,并深深的堕入其间。从某种视点,片面地说,大约忧伤和徘徊是诗人的通病。这没什么对与错,每个人的世界观不尽相同罢了,而一个人的寻求亦是如此。
      
      泰戈尔曾写:
      夏天的飞鸟
      来到我的窗前
      歌唱,又飞走了
      秋天的黄叶
      它们没什么曲子可唱
      一声叹气,飘落在地上
      短短几句,欢喜与忧伤,夏与秋,动与静,敌对却又调和,让人耐人寻味。当堕入一种纠结,或是那难割难舍的情感时,放下与拿起之间,佛曰:苦非苦,乐非乐,一念放下,会安闲于心间。最好的诠释莫过于“惟江上之清风,于山间之明月”,漠然地看着人间的全部世态炎凉,悲欢离合,在敌对中寻求一个平衡,敌对而又调和。俯仰之间,不用说一定要拿起或许放下而堕入纠结,而是天然安闲,自由安闲。
      
      俯仰之间,如此,不如此,敌对且调和。你若近来,月移影动,掬一捧素月还你的多情;你若近来,风拂袂飘,送一缕清风沁你心脾。你若不来,你我形同陌路,从无挂念;你若不来,你我萍水相逢,毫无怨尤。
      
      俯仰之间,亦同于得失。
      
      范仲淹就曾说: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得之也好,失之也罢,我仍是那个我,仍然在尘世中走过。
      
      可是,懂得是一回事,做到又是另一回事,许多时分,仍然在患得患失,纠结不断。由于有情,有些事难以避免。或许就是太介意太爱惜,失掉才显得如此铭肌镂骨。豪情也好,亲情也罢,友谊亦可,兜来转去,只要是你放在心间的东西,都逃可是这样一种宿命。
      
      “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有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”,人生一世,少纵即逝,三千富贵,何须纠结于得失,一切的遭受都是锻炼一种心态,拿的起放的下,在敌对中能寻求一个平衡点,让魂灵歇息。
      
      所谓俯仰之间,不过是安闲调和,敌对却不敌对。
      
      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