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精品文章:[短篇故事] [红色跑道与蓝色长裙]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7-28 10:08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夜晚的运动场总是比较热闹:深红色跑道上那相伴散步的老人家、起劲跑得汗流浃背的男男女女、听着音乐轻鬆慢跑的中年人士、餐后打算慢步轻鬆聊天的三、四人行……被跑道包围的浅绿大草地上,那些边踢着足球,伴着高呼声和青春气息的热血球队……

    场上打得光亮的灯光,让每个人的脸庞身躯都清晰可见。

    半个月前开始,每到晚上九时正,就会有一位穿着深蓝色麻布长裙、披着浅灰色针织冷外套的女生步入运动场,默默一个人沿着跑道散步。

    蓝色长裙,深红色跑道,苍白的脸容。

    她的眼神总是迷离地注视着远方,思绪总像飘往他方,落入沉思中。不知她的思想处于哪方,反正不会是此时此刻当中。

    其他运动场上的人总会纳闷这个女生为什么不换上运动服装,而再穿上和运动场格格不入的长裙子。离奇的是,每当她走完一圈,她步伐经过的地方,总会遗留下一串细小的物件:第一天是卡通小本子、圣诞卡、锁匙圈、毛公仔、便利店印花……第二天是某日本餐厅的卡片、地球抒情女歌手的旧唱片、蜡笔绘画……第三天是都市爱情小说、木梳子、羽毛球、笔袋……

    往后的日子也是如此,每天物件偶尔会重複着……只要旁人触摸到物件,物件便会消失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长裙女生叫柏甯。

    柏甯会去运动场散步,只是她觉得有时候晚上待在家时,像被困在一个无处可逃的空间里,会略感沉重无力,心口像有东西压着,却不知如何拎走。

    她觉得,她需要走出外面的世界,她想走路,一步一步的向前走。伴着没有星星的夜空,走着走着,带动着思绪,她觉得心会开朗一点点。于是,她开始萌生去运动场散步的念头。她没有运动服,也不打算买。她本来也纠结穿着长裙去运动场会否很奇异,但她觉得别人最多只会瞄一眼就转脸经过她罢了,别人也不会多花心思在她身上,每个人最着紧的都是自己。

    不过,散步时,心里变得舒畅的同时,柏甯装着一连串回忆的脑袋,和蕴酿着情绪的心,也开始一小步一小步解放起来,记忆与情绪会交错浮现,如河川氾滥着……

    今天是她决定持之以恆散步的第16天。每走一步,长裙都再次摇曳着她的记忆:被人嫌弃的卡通小本子、小时候总会计算收到的数量的圣诞卡片、青春时期曾沉迷阅读的都市爱情小说、疯狂买东西而储下的便利店印花、中学时期与同学一起买下的同系列笔袋、在日本餐厅被以为是接纳她的好朋友责骂起来、想要模仿朋友而跟随买下的毛公仔……

    回忆的片段总是零碎而无法收摄心神去处理。

    突然,柏甯身后出现一个瘦小的青年男子,男子轻轻拍了柏甯的肩膀一下。因为男子看到柏甯身后掉出一个手錶,他好心想提醒柏甯拾回手錶。

    柏甯回过头来。她回头了。

    突然,好像有一道像玻璃反光的闪光在脑海中频繁地闪烁着,每闪烁一下,就好像有一下疼痛在头中敲撃起来。于是,模糊的记忆也渐渐清晰明亮起来……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那一晚,柏甯与一位旧同学聚餐,她一直不自觉地很崇拜这位朋友。她好像每个成长时期,心里都会藏着一位很崇拜、又很依赖的朋友。柏甯自己会模仿那个她的眼光及品味,将那个她完美化,同时依赖着那个她的****。

    她和她,都穿着深蓝色的长裙子。

    柏甯以为这位朋友也是真心对待着她,直到那一顿晚餐,那个柏甯以为的好朋友冷冷地吐出***:「妳就是什么都不知道。不直接告诉妳就什么都不知道。妳有什么是知道的?妳有什么都可以给别人欣赏的?」

    那时,柏甯整个人都僵硬了,她到那刻才醒觉,自己的「不知道」原来是可笑的,原来做人并不可以「不知道」事情,否则就会被人取笑嫌弃。原来,她不是真正被朋友喜爱着。

    柏甯忍受不了,可是她怕惹来朋友的反弹,她压着生气地回嘴:「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嫌弃我?」她仍然冷静又无情:「那妳说妳有什么是可以给人欣赏的?妳什么都不懂。」

    柏甯脸上依然维持平静,但她不知如何是好,心里只懂恐惧,眼神却静悄悄锐利起来。她提意结帐离开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因为回头,她记起了……那个红灯的刺眼光芒;那架黄色车子;那手掌推出去的力度;那道尖锐的叫喊;那手指被捉紧被拉出去的剎那间;那片红色;那架白色车子……那指着九时正的手錶……

    柏甯记起来,她应该还躺在白色床单上沉睡着……而另一个她,柏甯不记得她最后怎么了……柏甯记起自己,但她不知道如何可以回去,如何可以醒来……

    最后,之后的日子,每一天她都只有晚上九时的一剎间,她能做的,只是继续不断地散落自己,一步一步再向前走,沿着跑道轮迴着……
     

    FB PAGE:

    谭嘉燕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